琉球群岛并不是日本的固有领土,日本虽然实际控制但仍然主权未定

栏目:平面 来源:陕西在线 时间:2019-04-24

琉球群岛,从日本本土九州岛一直绵延到台湾岛,长达1000多公里,包括大隅群岛、吐噶喇群岛、奄美群岛、冲绳群岛、宫古群岛、八重山群岛组成,面积近5000平方公里,目前由日本实际控制。

琉球群岛历史上并非日本的固有领土,琉球王国强行被吞并始末

琉球群岛在历史上曾有琉球国等独立之国家,古琉球国并与中国建立长久的朝贡关系,因水路之便而成为邻近国家的贸易枢杻。

1609年,琉球国被位于日本九州最南部的萨摩藩侵略,失去奄美群岛之领土,琉球国也因此同时与中国(明朝与清朝)及日本萨摩藩、江户幕府有朝贡关系。

明治维新后,日本出兵占领琉球群岛,于1872年强制“册封”琉球国王为藩王(当时琉球国尚属清日两国的附属国),设置琉球藩。

1875年,日本派遣松田道之至琉球,要求琉球停止向清朝朝贡、效仿日本施行维新,并要求藩王尚泰入朝。

琉球群岛历史上并非日本的固有领土,琉球王国强行被吞并始末

琉球王府多次向松田道之交涉,请求继续向清朝朝贡,但被松田拒绝了。随后,琉球王府又派遣毛有斐(池城亲方安规)、马兼才(与那原亲方良杰)、向德宏(幸地亲方朝常)等人赴东京情愿,但遭到日本政府拒绝。1877年,毛有斐在东京逝世,遣向德宏归国,并建议尚泰王向清廷求助。

同年,向德宏(幸地亲方朝常)、林世功(名城里之子亲云上)、蔡大鼎(伊计亲云上)等人奉命来到福州,对外宣称探问尚未归国的进贡使毛精长(国头亲云上盛乘)一行的消息,实则向福建巡抚丁日昌报告日本禁止琉球朝贡之事。此事遂被清廷知悉。

当时,清廷派遣侍讲何如璋担任第一任驻日本公使。清日之间因牡丹社事件而引发的争端虽告一段落,但琉球朝贡之事却成为新的争端。丁日昌建议光绪帝让何如璋就此事向日本抗议,并邀请西方驻日本公使按照万国公法进行评理。何如璋表示“以臣驽骀,惧弗胜任;惟有统筹时局、恪守条规,草创讨论。何如璋到任后的第一件事,便是邀请荷、法、美、英等国公使评理;琉球在日本的使臣亦在外国使馆活动,并寻求日本官员的支持。

琉球群岛历史上并非日本的固有领土,琉球王国强行被吞并始末

琉球官员和清朝公使的活动令日本政府陷入外交困境中。为了摆脱这种困境,内务卿伊藤博文授权松田道之全权负责“琉球藩处置案”,准备吞并琉球。1878年12月28日,松田道之驱逐了琉球在东京的所有官员,令他们归国。翌年3月25日,松田道之率七百余人再度到达琉球;27日向藩王代理尚弼(今归仁王子朝敷)传达了废除琉球藩的消息。先编入鹿儿岛县,4月又改置冲绳县,原琉球藩奄美群岛除外的其余岛屿群均纳入冲绳县管辖,奄美群岛则分属鹿儿岛县辖下。

日本要求尚泰王前往东京,但尚泰王称病不往,4月27日,遣王世子尚典先赴东京,请求免除尚泰上京的要求,但遭到拒绝。尚泰被迫于5月27日前往东京。

就在王世子尚典出发前往东京的前夕,飞书传信给身在福州的向德宏,要求他立即进京师请求交涉。清廷于5月10日得知了琉球被吞并的消息,总理衙门照会日本驻清公使宍户玑,以琉球的宗主国的身份向日本表示强烈抗议,并声称“今琉球有何得罪于贵国,一旦废为郡县,固与修好条规第一款所云‘两国所属邦土以礼相待’等语不符。且琉球既为中国并各国认其自为一国,乃贵国无端灭人之国,绝人之祀,是贵国蔑视中国并各国也。”

琉球群岛历史上并非日本的固有领土,琉球王国强行被吞并始末

这份照会随后被转至东京,日本外务卿寺岛宗则表示“此乃我国内政,不容他人干涉”。何如璋又覆函回击,称琉球“自为一国,为我藩属,…论其名义,则于我为服属之国。…来文忽曰内政,本大臣实所不解也。”对此,日本发表《说略》,强调琉球自从江户时代以来便“名副其实为我帝国专属之地”,而清廷对琉球的关系则是“虚文之朝贡、虚名之册封”,故而对琉球拥有主权。双方各执一词,争执不休。

6月12日,美国前总统尤利西斯·格兰特访问中国,在天津会见了李鸿章。在提到琉球问题时,格兰特认为,西方列强对于清日两国日渐紧张的关系都幸灾乐祸,并非常担心英国驻日本公使巴夏礼的煽风点火。格兰特根据《万国公法》,认为清方给日本的照会有失礼之处,建议撤回照会,则日本人自然悦服。这个建议被总理衙门的接受,清方照会日本,称希望暂时搁置从前争辩,按格兰特的建议进行斡旋。

7月3日,格兰特自清国来到日本,在横滨港上岸。伊藤博文等人于7月17日同格兰特会面,并征询了他的意见。8月10日,格兰特携美国驻日本公使平安(John A. Bingham),在东京滨离宫会见明治天皇和太政大臣三条实美。表示希望双方以互让的原则,友好地解决此问题。在会谈中,格兰特还认为若是日本吞并琉球将“断绝清国与太平洋之通道”,建议日本“予彼以太平洋之广阔通路,如至此议,彼将应承之”。

在格兰特的调停下,清日双方都同意重新进行谈判。日本为了掌握谈判的主动权,在井上毅的建议下,令驻清公使宍户玑全权负责谈判,并将谈判地点设定在京师,以便第一时间获得清廷动向。

琉球群岛历史上并非日本的固有领土,琉球王国强行被吞并始末

12月,日本大藏少书记官竹添进一郎来到天津,与李鸿章进行了一系列预备性交涉。这次交涉自1879年12月起至翌年的4月。在4月4日的会谈中,竹添进一郎非公开地提出琉球的二分方案,即清方应承认日本对琉球的统治,日本应将宫古、八重山割让给清方。李鸿章则指出,北岛与日本风俗相近,故而清方主张琉球三分方案,即“南岛归中国,北岛归日本,中岛归琉球以复国”;根据何如璋发给总理衙门的报告,此提议是格兰特会见何如璋时提出。日方声称这个方案无法实现,且格兰特与伊藤博文会面时并未提出此方案。随后日方向格兰特和宾哈姆询问时,二人皆称没有此事,因此日方怀疑此事为何如璋捏造。

4月17日,日本召开内阁会议,决定将琉球南方的宫古、八重山割让给清国,并要求清方给予日本最惠国条款。大藏省大书记官井上毅持此案急赴京师。5月2日,竹添进一郎被任命为天津领事,与井上毅一起前往京师协助宍户玑。

8月18日,宍户玑等人至总理衙门,与王大臣沈桂芬、景廉、王文韶等人展开谈判,并正式提出分岛改约方案,即日方割让宫古、八重山给清方,要求清方给予日本最惠国待遇。当时清朝与俄罗斯因伊犁事件而发生争执,而日本与俄罗斯就桦太(库页岛)问题亦发生纠纷。故而两国都有互相提携、抗击俄国的声音。对此提议,李鸿章表示,建议总理衙门可以考虑此提案,但因拒绝最惠国要求。李鸿章向日方提出引渡尚泰、在南岛复国的要求,但遭日本拒绝,日方暗示清廷可以立尚氏王族为王。消息传至东京,琉球群臣议立次子尚寅(宜野湾王子朝广),但尚泰厉声斥责之,李鸿章遂有立向德宏之心。总理衙门表示满意,随后李鸿章征求向德宏意见。向德宏称“八重山、宫古二岛土产贫瘠,不能自立,尤割南岛,另立监国,断断不可行”,又“伏地大哭不起”。向德宏的忠义却感动了李鸿章,使李鸿章改变了支持“两分案”的态度,于10月19日致函总理衙门“请球案缓结”。但是,在收到这封信函之前,总理衙门已于10月21日承认了日方提案,并将于三个月内签字生效。

身处毛精长、林世功等人也多次上书反对这个提案,但没有结果。眼看这个条约即将签订,林世功决定以死来阻止。他向清廷写下了奏折,随后留下绝命诗二首,在北京总理衙门前挥剑自杀。他的奏折则被 蔡大鼎上呈清廷。22日,得知此事的慈禧太后认为林世功是琉球王室的忠臣,赠白银200两,厚葬于通县张家湾立禅庵村(今北京市通州区张家湾镇立禅庵村)。

琉球群岛历史上并非日本的固有领土,琉球王国强行被吞并始末

林世功的自杀给清廷以很大震动, 11月17日,总办叶毓桐赴日本公使馆,向书记官田边太一出示光绪帝的诏书,表示清廷希望暂缓签订条约,由北洋大臣李鸿章、南洋大臣刘坤一商议后再议。李鸿章对于竹添进一郎弃他而去暗中前往京师协助宍户玑非常不满,对于总理衙门将他排除在谈判之外也十分生气,对格兰特在谈判斡旋中的两面派作风更是大为光火,于是刻意阻挠和议;他向清廷奏称:“臣思中国以存琉球宗社为重,本非利其土地。今得南岛以封琉球,而球人不愿,势不能不派员管理。既蹈义始利终之嫌,且以有用之兵饷,守瓯脱不毛之地,劳费正自无穷。而道里辽远,实有孤危之虑,若惮其劳费而弃之不守,适坠人狡谋。且恐西人踞之,经营垦辟,扼我太平洋咽喉,亦非中国之利。是不议改约,而仅分我以南岛,犹恐进退两难,致贻后悔。今之议改前约,傥能竟释琉球国王,畀以中、南两岛,复为一国,其利害尚足相抵,或可勉强允许。不然,彼享其利,我受其害,且并失我内地之利,窃所不取也。臣愚以为日本议结琉球之案暂宜缓允。”刘坤一亦上表反对议和。

清廷的变卦使日本外务卿井上馨十分不满。当时清俄正在就伊犁问题陷入争执,日本便趁机施压。30日,井上命宍户玑追究清方拖延签字的责任。12月27日,宍户向总理衙门表示抗议。但在李鸿章的影响下,总理衙门没有做出答复。1881年1月20日,宍户玑愤而归国。总理衙门极力挽留未果。就在此时,清俄伊犁冲突越来越白热化,俄国陈兵于东北和西北边境,清朝不得不暂时搁置琉球案。

琉球群岛历史上并非日本的固有领土,琉球王国强行被吞并始末

1882年2月,黎庶昌接替何如璋任驻日公使,再度提起琉球案。3月30日,李鸿章与竹添进一郎在天津再度会谈。李鸿章仍旧提出恢复尚泰王位的要求,并表示希望宍户玑能够来清国复任。恢复琉球的提议被竹添拒绝。黎庶昌提出,日方将南岛和首里城割让给清国,册封琉球王。但此时朝鲜发生壬午事变 ,越南发生北圻变故,清廷无暇处理此事。11月19日,大藏卿松方正义主动拜访黎庶昌,以私人身份探听清方对琉球案的态度。双方初步达成共识,松方提出释放尚氏为世袭冲绳县县令,管理中岛和南岛,听凭其向清朝朝贡并接受清朝册封。但此案还须获得李鸿章和井上馨的决定。

黎庶昌将会谈结果报告给李鸿章后,李鸿章虽对此有满意之色,但对琉球归属日本专有一条略显难色,便询问总理衙门,得到了否定的答复。于是李鸿章便令黎庶昌暂缓和议。黎庶昌又欲利用1883年即将到期的《中日修好条规》改约之事向日方施压,但井山馨以清方背约为由,令驻清公使榎本武扬将琉球案从议程中删去。清日双方又展开多次谈判,皆不得要领。李鸿章在1885年与榎本武扬的会谈中无奈地说:“此问题若在宍户公使负责时就已解决,那是最好不过了。事到如今,本大臣已别无他策。”

1894年清国向日本宣战时,向德宏等人曾经向清廷提议攻打琉球,并得到部分清朝官员的支持。但清廷最终没有出兵琉球。在此期间,琉球亲清派士族在向志礼(义村按司朝明)的率领下,以祭祀先王的名义前往寺庙和神社,祈祷清朝战胜日本;但翌年清朝战败,在《马关条约》中,清朝将台湾割让给日本,琉球属于日本遂成为定局。

琉球群岛历史上并非日本的固有领土,琉球王国强行被吞并始末

1941年,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对日宣战,废除《马关条约》。随后《开罗宣言》、《波茨坦公告》做出了战后处置日本的规定,将日本领土仅限于日本四岛,琉球群岛由美国托管。美国为了拉拢日本加入对抗苏联的北约阵营,决定将琉球群岛交给日本。代表同盟国的美国等48个国家在1951年与日本签定《旧金山和约》,日本同意美国拥有对琉球群岛的行政、立法、司法等权,美国则在1953年与1972年先后将奄美群岛与冲绳群岛的管理权“移交日本”直至今日。

琉球群岛历史上并非日本的固有领土,琉球王国强行被吞并始末

琉球群岛目前分属日本国的鹿儿岛县辖下与冲绳县全县:北部的奄美群岛成为鹿儿岛县的一部分,而余下的群岛均隶属于冲绳县。琉球群岛目前是美国遏制中国第一岛链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阻挡中国进入太平洋的前沿阵地,目前约有2万名美军驻扎在冲绳美军基地,部署了侦察机、战斗机、轰炸机以及航母舰队,扼中国东海与西太平洋之咽喉。

琉球问题上也证明了一个真理,那就是弱国无外交。甲午战争大清国被日本打败,自己的台湾、澎湖列岛都要被割让,谁还有能力和日本再讨论琉球归属,只能任由日本处置。琉球群岛的确是中国走向打样的最大障碍,如果收复不了整个琉球群岛,宫古海峡以南的岛屿也得拿下。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