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初的爱 最深的痛

栏目:平面 来源:中国食品行业网 时间:2019-04-26
最初的爱 最深的痛

就是喜欢

有人你第一次见就会有预感和他有故事。对我来说,那个人就是欧阳。初识欧阳时我18岁,如花的年纪,亦是对爱义无反顾的年纪。

那时欧阳在哥哥的公司里做事,是哥哥的司机。第一次见他,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呆呆站立了许久。从那天起我总是有事没事往哥哥公司里跑,只为了看他一眼。欧阳并不像别人那样讨好我,有一天在楼梯口与他撞了个满怀,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,心里却幸福得很。他说:“对不起,宋小姐!”居然是宋小姐!我闷闷不乐,谁要这样的称呼呢,可是他又能称我什么呢?

最开心的是早晨,他来接哥哥,若早来了就下车做广播体操。我在阳台偷偷看着他,他总是一身休闲打扮,青春而有活力。哥哥出门永远都是西装革履,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。

我想尽法子接近他。喜欢上轮滑是因为听说他会,所以以拜师的名义请他教我。他答应下来,手把手教我。我休息的时候,他仍然在那里给我做示范动作。当我得知他以前当过轮滑教练还得过什么奖时,忍不住对他调皮地吐吐舌头说:“一个大教练却整天如此不厌其烦地教我这些初学动作,烦不烦啊?”他做了一个高难度的动作,说:“不烦。”

他的回答总是简短而有力,我喜欢。

我随他去高速路,打开车窗,任风吹乱我的长发,那种生命都要飞起来的感觉让我忍不住疯狂尖叫。他放了音乐,是摇滚。我大声对他说:“我就知道一定是摇滚!”他歪过头来冲我微笑。任何时候他都保持一种特有的风度,我喜欢。换下长裙跟他去攀岩的时候,他说:“你怕吗?”是啊,我怕,这些都是我从来不会做的事,可是有了他,一切都不同了。

我恋爱了吗?一切都逃不过家长的眼睛,也许长辈都是这样的,好像孩子面对的永远都是危险。父母派了哥哥跟我谈心,我说:“你们放心,如果不出意外,我考名牌大学没问题。”哥哥很不满意我的态度,他终于开门见山地说:“我们不同意你和欧阳来往,如果他是个门当户对的人选,哥哥不会管你。”

门当户对!我恨恨地默念着。我没有反驳什么,但叛逆的我又怎会把这种事放在心上?谁又能阻挡我爱情的脚步?也许哥哥早就猜到这些,他给欧阳施加了压力。很快我就感觉到了欧阳的冷漠,打电话给他,他委婉地说有事,等会儿打回去吧。但好多个“等会儿”之后也没有打回来。

他在躲我!18岁的我因为爱情因为欧阳,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。

奔他而去

那天欧阳随哥哥出门办事,他们刚下车,有人挥舞着一把刀扑向了哥哥。当发现哥哥不是他们要找的人时,想收回刀时已经来不及了,一旁的欧阳挡在了哥哥面前……我见到他的时候,他还在昏迷,我有种心跳停顿的窒息感。我问哥哥:“他会死吗?”哥哥把我拥在怀里,说:“不会。”

在生死边缘徘徊了七天的欧阳终于醒了过来。除了腹部多了一处刀痕之外,眉间也有一点小小的疤痕。那天我独自去看他的时候是在一个午后,我一见他眼圈就红了。他躺在病床上对我微笑,说:“傻丫头,哭什么呀,你看哥不是很好吗?”那是他第一次那样称呼我,那是我渴望的称呼。

他悄悄告诉我说:“当时真以为闯不过去了呢,可是昏迷的时候,老听到你在叫我的名字,所以我只好从鬼门关回来了。”我大笑起来,恋爱的感觉真好。

哥哥来看望欧阳,看他们开心地交谈,我感觉到了某种希望,毕竟救命之恩不是件小事,我心里暗暗欢呼雀跃。但就在我憧憬未来的时候,欧阳却辞职了——出院后一个月,第一天上班他就向哥哥递交了辞呈。哥哥自是挽留,我相信哥哥是真心的,但欧阳却铁了心要走。

从哥哥那里得知他去了南方的一座城市。

我决定去找他——高考的时候,我选的全是那座城市的高校。我们的故事还没有完呢,你怎么可以中途退场?

当我见到欧阳的时候,是九月末的一天。他全副武装从野外回来,他是那家户外俱乐部的教练。我站起来,我叫他:“欧阳!”

他把我带到办公室,生气地说:“你简直胡闹,不是老早就想去北京上大学吗?为什么跑到南方来?”我说:“我愿意,要你管!”他叹口气,“我曾经无数次想过,是不是让你失去我的消息会对你好一点?”我着急地说:“不好,失去你的消息我会疯掉的。”“可我不适合你,不适合你们家,我永远都是个在外漂泊的人。”我说:“那你做你自己好了。”

面对我的软硬兼施,他终于没招了,他说:“你真是太淘气太任性了,我缴械投降。但是你必须答应我,将来和自己爱人在一起时,一定不可以这么任性。”我又不开心起来,说:“你瞎说什么呀,难道你不想当我爱人吗?”

接下来的那段日子大概是我今生最快乐的时光,在没有世俗羁绊的陌生城市里,我们偷偷相爱了。可现实呢?它并不允许我们这样。家人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,于是哥哥再次出现在我面前,确切地说是我跟欧阳面前。我知道躲是躲不过去了,感情是我的,我却做不了主。

哥哥表情严肃,对欧阳说:“我妹妹还小,等她长大了,懂感情了,不合适的你们会幸福吗?”欧阳面无表情地看看我又看看哥哥,他说:“好,我放弃。”

居然就这样放弃了?我很生气,说:“你怎么可以说放弃就放弃?你为什么就不能和我一起战斗?为什么就不能为我改变自己?”他说:“哪有那么多为什么,不合适就是不合适!”看着他冷酷无情的样子,我终于气馁,我说:“你这个骗子!坏蛋!”“对不起!”他不等我说完就用这三个字结束了我们的对峙。

哥哥满意地走了。

彻底失去

中间有两年我没有欧阳的任何消息。有人说治疗爱情伤口最好的方式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。那年冬天,我尝试着跟一个斯斯文文、喜欢用英文唱歌的男生约会了。我生日那天,那个男孩子为我过生日,但他要拉我手的时候,我一下子就哭了,我无法接受别人,我想起了欧阳,对他压抑在内心深处的思念,在那一刻终于无法控制地爆发了。

我不顾一切地打电话给他,告诉他我要见他。他先是一怔,但马上应承下来。说他当天正好休息,让我去他的宿舍找他。如此痛快是我万万没料到的,不过我已经来不及多想什么,我开心地乘车前去。

我敲他宿舍的门,没动静,我再敲,门终于开了,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,一个美丽的女人从屋里走出来,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走了出去。欧阳倚在门框上,他冷漠而疲惫地看着我,然后他说:“对不起,你都看到了,不用我解释了吧?”

我跑了出去,我第一次感到了什么叫心碎。我爱的人,他用如此一幕将我的爱情击得粉碎。

我不知道是如何回到学校的,然后我病了,发高烧,胡乱叫着欧阳的名字。同学从我手机里找到欧阳的号码,他赶来的时候已是深夜,看我那样就急了,说:“马上去医院!”

在医院,我固执地一言不发,闭着眼睛不理他。他说:“不要这样倔好不好?你哥哥说得对,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我不适合做你宋家的女婿,我不想你掉进一个预知的悲剧里。你是淑女,将来一定有绅士来配你。”

眼前全是那心痛的一幕,虽然我知道他是故意的。我用力推开他,我说:“请你离我远点儿。”他半天没有说出话来。

我和欧阳同在一座城市,我们却再不见面。

转眼毕业,我不再留恋那座城市,拿到毕业证的当天我就买了回家的机票,回到没有他的城市。

两年后,在家人的安排下,我认识了西装革履的叶风,同哥哥是一个世界的人,这是叶风给我的最初印像。没有什么过分的心动,然后两个人开始按部就班地交往,然后按部就班地订了婚。

对爱情我开始有一种宿命感。

那天,意外收到一个小小的包裹,是一个很怪异的护身符。按对方留下的手机号码打过去,果然是他。他说:“这是我在西藏一座寺庙里求的,保佑你一生平安幸福。”

他换了手机号码,从此我彻底失去了他的消息。

(燕赵都市报 口述/嘉文 整理/小篱)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